注册   登录   

意外事故达成赔偿协议两年后,淅川县交警队无缘无故再抓人! [编号:704508]

网友: 幸福社区   留言时间: 2017-12-04 10:54

一.说明人基本情况
  
  我叫张宽美,男,汉族,生于1974年8月3日,住河南省浙川县马盛镇张竹园村,妻子王爱姣,女,汉族,生于1973年6月9日,住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马蹬镇张竹园村,她系浙川县第十四届人大代表。
  
  二.事因经过与结果:
  
  我妻子于2015年9月20日上午应全瑞霞(女,系淅川县林业局苗圃职工)请托帮忙买菜,便好心骑摩托车带她到马蹬镇,在返回途中,她侧身坐摩托,期间我多次劝告其不要侧身坐摩托,她不听,于10点40分左右行至S335线马蹬镇寇楼村李沟组时,侧身坐摩托于后座的全瑞霞因突发脑部疾病从摩托上滑落于地面,发生意外。事故发生后,本人妻子于第一时间内,到距离事发地近邻的寇楼村医诊所,请村医寇明奇及时诊治,并与寇明奇及妻贾玲云一同拦截一白色小轿车,将全瑞霞送至县人民医院抢救。在抢救期间,妻子与全瑞霞丈夫李建中协商,由其女婿杨春朋和女儿李研等人去事发现场查看,而后由杨春朋报请交警队予以协助,妻子回家取钱,用来治疗,整个过程,事故现场保存完好,在报警后,交警队以时间太晚,当天未出警,推迟到第二天上午才到现场查看。并出具淅川县交通事故认定书(淅公交认字[2015]第227号)并扣留摩托车,驾驶证以及人大代表证。
  
  事故发生过后,由于及时抢救及时,患者无生命危险,并经过治疗出院康复。我家与患者家属协商一致,达成了住院,护理等各项民事赔偿共计17万元,并于2016年3月
  
  14日达成和解,并签订了谅解协议书。并全部兑付完毕。同时林业局也视其为工伤,纳入工伤范围之内依法赔偿近60万元,并持续照顾其生活。
  
  期间交警安书金在接办此意外事故中,不仅未及时出警察证,推脱推诿,而且拼自己肤浅认知歪曲法律法规,违反程序办案。本人及时陪同抢救病人被视为肇事逃逸。并在交警队非法采用搜身查验等方式,未通过正常法律程序拘留本人,不提请县人大常委会审议,私自扣押人大代表证,并提出让本人妻子请公务员担保假释。之后多次当面恐吓刑拘妻子,撤销县人大代表资格,置法律与县人大机关于不顾。本人的摩托车在扣押期间,安书金私用滥用,造成摩托车损坏,在本人质疑下恼怒后置换些废旧产品归还,县人大代表证也已归还(期间扣押长达五个多月),小轿车驾驶证仍扣留。并放话要此证必须交停车费2000元,本人提出异议,安书金恼羞成怒,大发脾气恐吓:事情还没完,要刑拘本人。在归还人大代表证后,安书金还愤愤地说:人大算什么?里面的人对法根本就不懂。
  
  因为此人推诿导致双方已和解之事儿,迟迟未结。因此事已欠外债近二十万,家中两孩上学东拼西凑,但转眼来到2017年后半年,因案子未结,患者家属又反悔索要144万否则追究其刑事责任,这简直就是欺诈,对农村家庭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好意带人却带出了天价之灾令整个家庭在伤心中绝望。之后患者家属将妻子起诉之香花法院后本人妻子胜诉,后又起诉之淅川县法院,并开庭审理,等待判决。县警队未经县法院判决就将本人妻子抓获送往南阳市女子监狱,本人和家人在此期间未收到任何法院通知和法院判决书。
  
  综上所述,现本人有以下质疑:
  
  第一.此间经过淅川县人大常委会处理,本人妻子不属于肇事逃逸,交警队是否尊重事实,淅川县法院是否考虑其中因素。
  
  第二.香花法庭曾判决本人妻子胜诉。
  
  第三.经过淅川县法院再审,并未得到法院相关判决。为何审判期间法院不承认县交警队达成的谅解协议书?是否有相关别的问题不得而知。县法院判决是否与香花法庭判决相矛盾。
  
  第四.在本人和家属未接收县法院判决书和通知的情况下,交警队于12月1日下午两点将本人妻子抓往南阳市女子监狱是否合法,是否存在违规现象。
  
  希望相关部门能够重视此案件,保护公民的合法权利和正当权益,真正为民做主,真正维护法律的权威,正风清气,公平公正,别让做好事儿的人寒了心。

淅川县委回复:

网友你好!针对你反映的情况,建议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感谢你对留言板的关注。

回到 淅川县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