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请惩治这些狗官,还老百姓公道 [编号:704458]

网友: 怒海争锋   留言时间: 2017-11-30 13:21

尊敬的_领导们___
您好,很不好意思在百忙之中打搅您,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基层的那帮狗官,占着茅厕不拉屎,挣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叫韩萌,家住河南省西峡县四小家家乐超市二楼,我身份证号码411330198307111513。我于2017年3月4号参加城管员招聘考试,我在第五考场,我的考场座位号是28号。我的考号是17010528。在当天的考试中。我们同一考场的考号为17010120考生杨阳,中途借口肚子疼。监考就让他去了卫生间。在考试之后,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他带了两部手机。入场的时候交了一部。他借口肚子疼,是用另一部手机去卫生间里查看最后一道问答题社会主义职业道德的答案。我们同一考场一起出场的好多人都当时都听到他那么说。我当天上午遇到了他的父亲,跟他的父亲杨新广说起来这件事。他的父亲立马骂了他一句傻瓜,还让我不要声张,又立马给他打电话。没想到过几天之后,他的父亲又对我不承认这件事情了。当时我们一起出5号考场的多少考生都听到他那么说了。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后来劳动局长王炳奇的太太居然也在对我说说我诬陷杨阳。(杨兴广和王炳奇的太太是一个单位的)我本来没想那么多的,可王炳奇的太太不依不饶缠着我,说我诬陷杨阳,还说那么多第一次体检不合格的考生,人家知道有问题了吃药,要么找关系什么的,我怎么不知道找关系啊,(我当时可是对她说了,让她照顾一下,她说她不管,说起来我们还算是亲戚呢,这样的亲戚不提也罢,这是后话)。如果没有他们里应外合啊,杨阳又怎么可能躲过一道道检查(在考场的入口处,考官可是用金属探测仪对每一位考生搜身),带着两部手机进考场,进场的时候交了一部,考试中途又借口肚子疼,去洗手间用另一部手机查看最后一道问答题社会主义职业道德的答案呢。 笔试、面试之后我进入到体检环节。由于那几天,我由于抽雪茄烟,结果导致晚上睡不着觉。我去体检了两次,都说我血压偏高。劳动局人力资源调配股的工作人员李娜,通知我说我血压偏高,不合格,落选了。后来我又去我家后边的小门诊去测量了一下血压,都显示正常,医生说是可能是因为我晚上没睡好觉的缘故。因为在当时二次体检的时候,医生已经告诉我说血压不正常了,我在休息好之后,分别于4月11号,4月12号,4月15号的早上,又在做体检的协和医院体检中心量了三次血压,结果都在正常范围之内,我把体检结果及时的送给了劳动局人力资源调配股的李娜,我一再跟她解释,我那只是因为那几天没睡好觉,又不是有什么器质性疾病。我随便从她的办公桌上拿走了一份总成绩的排行榜(在最终结果没有公布之前),本来是准备随便看看的。在最终结果公布出来之后,我对比了一下我从她那里拿走的那张排行榜。当时被她划掉的有考号为17010203的宋普阳,考号为17010409的黄征,考号为17010528的韩萌都落选了,可被她划掉的那个编号为17010605的考生庞鹏却当选了,而没有被她划掉的那个考号为17010408的考生庞朋,却莫名其妙的落选了。难道是因为叫错了名字的缘故吗?还有那个考号为17010630的考生王玉君却莫名其妙地落选了。后边依总成绩高低该依次递补几名考生的考号为17010205张攀(72.04分),考号为17010321任杰(72.04分),考号为17010418的许留鹏(71.68分),考号为17010621的贾彬(71.68分),考号为17010501的王进(71.64分)5名考生。可为什么面试分数比王进高的贾斌落选了,而王进却当选了。我记得考试规则上说过,如果最后一名的总成绩一样的话,录取笔试成绩高的考生,贾彬的总成绩和徐留棚的总成绩是一样的,排在考生王进之前。可贾彬却落选了。又在耍什么猫腻呀? 劳动局人力资源调配股的李娜,还说为了精心准备这次考试,请外地出题,外地监考。说这次考试公平公正。既然这样公平公正,为什么体检的结果不公布呢?我于5月24日据协和医院体检中心,想调取考号为17010605的考生庞鹏的体检档案,被告知体检的结果早已经一并交给劳动局了。所以才任由劳动局的那些人胡作非为,徇私舞弊。我希望纪检监察部门能够进入这件事情,彻底的调查清楚,清除干部队伍中的那些害群之马,有需要提供线索的话可以找劳动部门跟我联系。他们那里留有我的手机号码。忘了提综合执法局的杜副局长了,看了我写的那么多,你还好意思跟我在说什么吗?我也是整天去找李娜,她不胜其烦,最后推出了你这张挡箭牌。你还要跟他们一块儿趟这趟浑水吗?如果没有上面劳动局的相关领导的授意,我想李娜她吃了豹子胆,她也不敢干这样的事情。她一个女人家挺着大肚子(当时她正怀孕),我对她说过一句话多做善事,替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积福。可她干了啥事儿呀,其实她也是个挺可悲的角色的。但她是实施者。她肯定知道内幕。我希望纪检监察部门能够彻底的把这个事情查到水落石出。清除那些队伍里面的腐败分子。让那些善良上进的人看到希望。 还有呀,劳动局明明4月11号才公布最终的当选名单,可落款写的是4月10号。难道就是因为我4月11号一大早我去协和医院体检中心检测正常,又立马反馈给他们了吗?在榜单公布出来之前,我天天去看,另一方面也有积极的向各方面的领导反映。我用近乎恳求的语气,请他们帮我协调一下,可他们都无动于衷。现在都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各方面都要人性化了。可他们这些腐败分子,却打着,公平,公正的旗号,表面上一个冠冕堂皇,背地里一个个蝇营狗苟。给他们留个面子,我没有公布我给他们发的短信内容。
(我叫韩萌,家住河南省西峡县四小家家乐超市2楼,手机号码15893509784
)反正今天晚上也不睡觉了,我再揪出几个公安机关里边的混蛋。我的邻居陈国敏,以前整天把私家车停放在山墙外边,他家本来就占着公共道路打了一米多宽的四五级台阶。2013年9月27日中午他又把车子贴着台阶停放,结果路面也就只剩一米多宽可供通行。因为在之前我就那样说过他,他就把车子停到别的地方了,可他不长记性。我刚指责了他几句(可不是辱骂哦),他就出口骂我。你鳖娃…我和他对骂,他情绪很激动,唾沫都吐我脸上了,我也还他一口唾沫。随后他又出拳打我头部。我告诉他我以前出过车祸,头部脑震荡打不得的。可他打红了眼,我只得出手防卫。我掏出钥匙上面的小刀,准备用来防卫,我顶多也就是晃晃刀子吓唬吓唬,可他侧着身子一步步向我靠近,终于他抓住我的刀子来抢我的刀子,我的小刀总算被他抢走了。可他抓住我的衣服,让我挣脱不了他,他还抽空的打我。他的姘头和他儿媳,也围上来打我。他的姘头还用手抓我的脸,我好担心她太疯狂了,把我的眼睛抓瞎。所以就使劲的甩动身体,陈国敏被我甩的一头撞到路边的台阶上了。他的姘头依然在打我,抓我的脸,我只好还击。她的儿媳打我,我倒没咋还手。后来陈国敏又打电话找打手来打我,我也就狠狠的还击。后来有人打电话报警,警察来了。我一见到办案民警龚锋,就对龚锋说是对方陈国敏先骂我,又先动手打我,我是正当防卫。第一次做询问笔录的时候龚峰也认可我是正当防卫。随后他们又去医院找陈国敏做询问笔录。我就把我一个人关在派出所里面。晚上12点的时候他们才回来。又做询问笔录。没想到他的口风变了。他又说我不是正当防卫了。说正当防卫只适用于抢劫强奸案例(又这样的法律条文吗?他这是不是徇私枉法呀)。不过他说了一点,对方(陈国敏)先打你是真的,他自己都承认了。可以把他打伤了,他伤的比你严重。我说我也受伤了,我的头晕的厉害,要呕吐,我要求去医院检查,可他又说我是装的,拒绝让我去医院检查。后来又做询问笔录的时候却写的是我先打对方。从上面明明可以看得出他掌握了,对方(陈国敏)承认先打我的事实,与我的讲述完全一致。这不是颠倒黑白嘛,还有对方当时也参与殴打我的对方儿媳,他却不写,还有对方找打手来打我的事实他也不写。我当即提出异议,并拒绝签字,可他说你如果不签的话,我们可以写拒签,一样有法律效力,我签不签字,还有什么不同呀?后来我就无奈的签了字。第二天他把我送到拘留所里,拘留了我十天。十天到了之后,他又让我签一份协议,让我赔偿对方5万块钱,否则就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私下里他威胁我的家人,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我如果不签的话,就出不了拘留所。我想着来日方长,也就先签了,先出来再说。
2014年我给时任县长李德成写人民来信反映这件事情,当时好像省里的巡视组也来了,我威胁他们说要找巡视组反映这个问题。公安局长朱新昌亲自回复,说要给我好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却又把这个问题弄给了主管信访的王景昌。王景昌听我叙述了案情之后,他也认可我是正当防卫。可他后来给我出具的书面回复上写着正当防卫的定义,却说我不是正当防卫。(期间他说他母亲过世了,我家人还给他送去200块钱呢)我又跟朱新昌联系,他让我找主管信访的朱晓伟纪委书记。朱晓伟后来也认可了我的正常防卫观点。说我是防卫过当,我说对方明知道我头部有伤,不能打的啊。他还狠狠的打我的头是严重的威胁我的人身安全,而且对方还那么多人打我一个人,防卫过当不适用的,朱晓伟又说我不是正当防卫。最后不了了之。
我家认当时就给警方提供了附近监控摄像头的监控录像,可龚锋却说看不清楚,搞不清楚是谁先动手打谁的。我后来要看当时监控摄像头的监控录像,后来朱晓伟找出来了录像,没想到朱晓伟说他一眼就看清楚了,是我先动手打对方的,我当时真想说一句话,你瞎了你的狗眼啊,颠倒黑白,既然公安局有你这样的录像鉴定大师,你当时死哪里去了呀?既然龚锋都从对方陈国敏的口中得知是对方承认了先出手打我的,况且我第一时间就对他说是对方陈国敏先骂我,先出手打我的。可他却对我的家人说搞不清楚,是谁先动手打谁的。而且他还在拘留书上写的是我先动手打对方。后来对方找打手来打我的事实,他却根本没有提及。他要我签字,我当即提出异议,他却说你签不签字,一样有法律效力,不签的话,我们可以写拒签,都这样了,我还有选择吗?只好违心签了字。第二天早上,龚锋把我送到了拘留所。就在当天晚上,我头晕的难受,还呕吐。后来拘留所的人通知龚锋,还有我的家人把我送到了协和医院去做CT,医生在未出具任何检查报告的情况下,说我没事,就让龚锋给我带回了拘留所。后来,到了第十天,龚锋一行来让我签一个协议,说是要赔偿对方5万块钱,否则对方就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我想要从长计义先出去再说,就签了那份协议,我爸爸赔偿了对方5万块钱。2014年我在体检中,做核磁共振,当时医生拿着我的核磁共振片,问我头部是不是受到过什么猛烈的撞击,出现了问题。我出车祸2002年初,我参加工作之后,每年都要做检查,我的头部从来没有检查出来过什么异常,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2013年9月27日对方打我头的情形。后来我托人从协和医院拿回了2013年9月28日晚上,我做CT的检查报告。检查报告上医生说我无法积极配合医生的检查,让我下次再去做检查,可不是说我没事儿,我的那次检查等于说是不了了之。本来我就不想去协和医院的,可龚锋非要领我去那里,看来他在那里有熟人呀,这不等于是故意隐瞒我的伤情嘛。对方先骂我,再打我,对方在我解释了我的头部打不得之后,继续攻击我头部,后来又找了人来打我,那么多人打我一个,结果还是说我把对方给打伤了。防卫过当,不适用于抢劫强奸等严重危害人身安全的暴力事件。难道对方打我骂我,我没有权利还手吗?龚锋究竟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明知道对方是先骂我,然后先出手打我。对方开始的时候3个人打我一个人,他为什么只写两个,后来对方找打手来打我,他为什么不提及,还有他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送我去医院做检查,而且在检查中还要故意隐瞒我的伤情。 我的这个案件公安机关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我叫韩萌,家住河南省西峡县四小家家超市2楼,手机号码15893509784)再向大家透露一个事情。我家的邻居魏华光。西峡县四小西边的魏家门市大家肯定都知道吧。我家跟他家的房子之间本来有一道一米多宽的下水道。我们家房子翻盖的时候,由于考虑到采光等各方面的因素。我们家就把那一米多宽的下水道留着。在北二环那边,可是寸土寸金啊。我家是门面好不?后来我家房子盖好之后就留着那一米多宽的下水道采光。魏华光后来在我家在与他家房子之间的一米多宽的间隙中修了一个厕所。我们家也没有搭理他。2016年他家翻盖新房的时候。我妈妈在魏华光家动工的时候就对他说过,把我们房子之间的距离留得宽一点,这样大家采光都便利一点,房间亮堂一些。他居然在他们那边不留一点距离,还把那我家的一米多宽留着采光的下水道给挤占了50公分。他说他忘记了。我当时只想说一句话,你咋能忘记了呢?他们家的厕所、下水道之类的全在西边。他们都用来盖门面房子了。却要占用我家用来采光的一米多宽的距离。我家当即向他提出指责。可他确实不要脸的说他房子的地基已经打好了, 在没有给我家任何补偿的情况下,白占了我家70多公分的宽度,我家可是门面房子呀,在那边可是寸土寸金,他连个补偿都没有提。真是死不要脸,亏他家几代都是教书的.我妈妈当时找到土地和城建,规划部门,人家当时就勒令其停工,可为何他却擅自开工,有关部门却不管不问,让其继续施工,我家当年盖房子的时间,想盖五层,有关部门都不批准,可魏华光竟然有那么大的能耐,居然盖七层,规划,城建部门的执法车天天在路上转悠,居然也视而不见.他有什么特权呀.
(我叫韩萌,家住西峡县四小家家乐超市2楼,我手机号码15893509784)魏华光的儿子魏小波,好像是山里某乡镇的副科级领导(好像是石界河的吧)。开着一辆旧的桑塔纳2000豫RCF0287,白色的。他的媳妇开着一辆红色的中华FRV,车牌号是豫RGD916,好像在职专教学吧。他本来是在南阳市委党校,后来经过活动,调到西峡县委党校,很快又调到了北山某乡镇,很快又当上了副科级领导,这符合正常的组织人事程序吗.魏小波和他的老婆好像在2015年至2016年间,怀孕生了一个女儿,他们之前有一个女儿,都六七岁了。我亲眼看着他老婆挺着大肚子八九个月的样子。他们后来好像是送给别人了吧。我私下听人说过他们好像满月酒都请了,后来他们把二女儿送给别人了。我一开始对魏华光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吓得诚惶诚恐。他们一方面私底下找人说要给我家补偿,因为他家占我家宅基地的缘故,另一方面门市也不开了,赶紧去打点各方面的关系,尽快的完善手续。好像是说他们是畸形儿,要么就是死胎。你说可能不可能啊?魏小波和他的老婆都是大学毕业。难道连做孕期检查的常识都没有吗?况且还是二胎,既然做检查了都八九个十来个月了,会检查不出来问题。要说是死胎,那就更不可能了,现在的医疗技术那么先进,他们又都是高学历的人,经济条件还非常好。
奇了怪了。现在的人要是说要提拔他的话,他肯定说他多聪明多有能力呀,怎么一旦犯了事都说自己是傻逼,啥也不知道呀。后来他们把手续完善了之后,又理直气壮了。他当别人都是傻逼啊。跟他一样呀?我请纪检监察部门和卫生计划生育部门查处他的这起案件,他这样的人也配当领导干部,怎么以身作则,怎么有底气去做老百姓的工作呢?己不正,何以正人啊?他们这类败类,都这个年代了,思想观念还扭转不过来,那么重男轻女,亏他也是大学毕业的。魏华光家几代都是老师。以前好像是在市委党校调回来的。他以前在县党校任职。 可他干的啥事儿呀,多不要脸呀。他有何面目再干领导干部呀?我希望纪检监察部门和计划生育部门能够联合查处他这个败类。现在医院和计划生育部门已经合并了,我想能够提供有力的证据。她们都怀孕八九十来个月了,居然没有发现异常,可能不呀,难道都没有做孕检,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他们是装傻逼吧。难道大家都是傻逼吗?医院的人可真够大胆的啊,什么手续都敢开呀。既然他们光明正大的生二胎,可为什么街道办事处以及居委会都不知道呀,我跟居委会的计生专干说起他们怀孕的事情,人家根本都不知道。办理二胎生育证的时候是先办证,后怀孕,然后报告给居委会的妇女小组长,由妇女小组长通知居委会计生专干,报告给办事处计生服务中心。可为什么她们怀孕的时候,不报告给妇女小组长呢?我想在他们办理二胎生育证的时候,办事处计生服务中心的人肯定跟他们说过如果怀孕了,要及时的告诉妇女小组长,由妇女小组长报给居委会,然后再报告给办事处计生服务中心。可她们怀孕了为什么不上报呢,大家一想就知道,他们肯定一开始就心怀鬼胎,没有什么好心。需要提供线索的话,可以跟我联系,我会积极配合的。

西峡县委回复:

网友你好!针对你反映的问题,若发现有违规违纪行为,请据实向纪检监察部门反映。

回到 西峡县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