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控告西峡法院刽子手严重不作为 [编号:695864]

网友: 李丙学   留言时间: 2017-01-19 9:43

我叫李丙学,河南省内乡县夏馆镇吴岗村前河组人,2006年10月28日,控告人的儿子李飞(当年20岁)在西峡县仲景大道西泵公司家属院门口被张鹏开的修理厂员工王洋驾驶的装载机撞死。2007年1月西峡法院以《(2006)西民———初字第274号》判决书,认定张鹏、王洋承担70﹪的责任,赔偿控告人经济损失十四万五千五百元。后双方不服均上诉于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南阳中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5月下发《(2007)南民——终字第206号》判决书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被控告人张付山、杨晓峰拒不履行法院的判决。控告人遂于于2007年6月11日向西峡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张付山、杨晓峰相互推托,不是说让控告人出车费,就是说没车没油,或者说没时间。由于两位执行法官的推诿扯皮不作为,导致肇事者张鹏将汽修厂出售,价值四十多万元的房屋过户在其父亲的名下。致使执行未果,判决书成了一纸空文。一直到 2010年6月,无奈的控告人受尽千辛万苦成了西峡法院的“常客”,受尽屈辱的控告人终于见到了新任的执行局朱建营局长,但朱建营局长却对控告人说:“到法院打官司如来赌一样,虽然官司赢了,但执行不了,就算你输了。”天啊,人命关天,在西峡法院执行局的眼里竟是这样!
综上所述,作为执法者的被控告人视人民群众的生命如儿戏,对接手的案件徇私舞弊,竭力推脱,不正确履行自己的职责,致使很简单的执行案件十多年得不到有效执行,使控告人在痛失三位亲人(年迈的奶奶得知将要结婚的重孙李飞被撞死当即气绝身亡,父亲又在思念孙子的病痛中去世)的悲伤中又添伤害。请问朱建营、杨晓峰、张付山,如果你的儿女被张鹏、王洋以这样的方式撞死,你的父亲奶奶又在悲痛中去世,你们还会坐视不管吗?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豺狼对得起国家每月给你们发的工资吗?你们辱没了法官这一神圣称号!你们就不怕死去的亡灵找你们算账吗?如果说我家的不幸一开始是张鹏、王洋造成的,可后来的倾家荡产就是被这些所谓的法官造成的,就是被这些拿着国家俸禄不作为的法官造成的。他们曾告诉我,他们竟然不知道张鹏、王洋什么样!十年多啊!天啊!谁来管一管像张付山、杨晓峰这样的执法人员?谁来管一管像西峡法院执行局朱局长这样的“父母官”?像这些多年来一直亵渎法律尊严,不作为的法官不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吗?

西峡县委回复:

网友你好!涉法涉诉案件由其特定的办案程序。如对法院办理案件有异议,请说明详细情况直接向其主管部门咨询反映。若发现涉嫌违规违纪,可据实向纪检监察部门反映。

回到 西峡县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