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这个贴子反映快两年啦,什么时侯公开回复,让内乡人民网上监督 [编号:711332]

网友: 假装为人民服务   留言时间: 2019-05-23 15:41

1、2004年我组鹌鹑岭10亩耕种地,卖给东风村做公墓,具体多少亩、每亩地多少钱老百姓至今不知,也没通过下洼村委会,老百姓土地补偿款一分钱没见。
2、2007年我组卖给龙凤陵墓15亩地,具体多少亩、每亩地多少钱老百姓至今不知道,也没有通过下洼村委会,老百姓仅分得每人3000元补偿款。
3、2012年我组卖给交通驾校十亩地,具体多少亩、每亩地多少钱老百姓至今不知道,也没有通过下洼村委会,老百姓仅分得每人4000元补偿款。
4、最近三、四年我组黑大景沟,有15亩左右耕种地陆陆续续卖给县城人用作坟地,老百姓至今没有拿到一分钱土地买卖款。
5、2016年陈家地11.2亩耕种地卖给县里一领导每亩地为4.8万元(县政府文件每亩5.3万元),赔青每亩1.5万元,共计70.56万元。实际分配到老百姓手里每人按12400元,按55人共计为68.2万元,具体卖地合同上每亩多少钱,老百姓至今不知道,也从未见过卖地合同。
6、我组所有土地到处有新添的坟,每个新坟占用土地有3000元到5000元不等。我组群众对这些新添坟地用地钱至今不知道有多少,也没参与过分钱。
7、我组郭家地有6亩耕地卖给谁了,卖多少钱,群众至今也不知道,也没参与过分钱。
8、我组沟西有10亩地卖给别人做坟地,卖给谁了,卖多少钱,群众至今也不知道,也没参与过分钱。
9、2001年左右,租赁给灌张一个种黄姜的用户40亩地,老百姓至今不知情,也没分到一分钱。
10、李风均系赤眉庙山人,房子买在内乡五里堡转盘茨园,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把户口空挂到我组,在全体群众不同意的情况下,李风均及其在公安局上班的儿子(李风均儿子去时带6名他们的公安同事,乘坐警车)共同去殴打、阻拦他种地的70多岁老年人(村长张建忠在场)强行种地,并强行参与分配村民的土地补偿款。
11、我组西边耕种地有1亩多地陈中平私自挖地基建房,被我组群众拦下来,现在仍要强行建房。
12、我组从来没有公布往来账目,做任何事从来没有公开开过会,做任何事都是暗箱操作,包裹分卖地补偿款。
13、我组有一“善人”陈中平,独自一家侵占我组40多亩。每次开群众会,有不同声音,他便出场以打骂威胁,或者躺地下装病讹人。
以上所有问题请有关部门查证落实后,依法予以解决,还我组群众一个公道。

内乡县委回复:

网友:
您好!现将湍东镇调查结果向你反馈如下:
经过详细的摸排调查,结合湍东镇纪委2017年9月8号所做出的调查结论,现答复如下:网友所反映的13个问题中1、2、3、4、5、7、8、11、12、13不属实;第6个问题,经查阅组里账目,几年来租地收入共203200元,分给群众185600元,余额17600,组帐有显示;第9个问题,查实2001年租赁给灌涨镇一个黄姜种植大户,租金8023元,已入组帐,用于组里正常开支;第10个问题,反映赤眉李风均空挂户口并分得土地补偿款一事,是当时经过群众同意,并交纳有10000元入户费。至于该户能否享受土地补偿款的问题,建议该组走司法程序解决。
鉴于以上事实,下洼村委已依法对该组组长予以罢免,同时对于土地违法违规行为已向国土部门进行移交。
感谢你对书记留言板的关心和关注!

回到 内乡县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