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南阳书记网上留言板!

留言板,服务百姓

选择责任单位:   跳转

  • [ 举报 ]让廉政南阳法制南阳的清风吹进身处南阳的每位百姓心中

    请领导们帮助我将此信转给朱书记,谢谢! 我叫周仲明来自浙江省东阳市,去年在淅川被以王涛(挂职扶贫干部)为始作俑者组成的利益集团的司法构陷(当然此时的他们必然说:“是他自认为冤”)10个月,今年3月21日刑满释放前本人向南阳中院提起上诉,中院刑二庭副庭长张贺法官无正当理由长期不批准我的辩护人,使得案件二审(长达4个月)没有半点进展。 正当我对河南的法制状况及营商环境感到彻底失望,认为唯有走非常途径才能了断我与王涛们的恩怨之时,忽闻刚履新南阳的书记您,在第一时间就提出优化营商环境,让政府官员当企业的“金牌店小二”、亲自给企业家致感谢信问候鼓励等等,您的言行让我对您产生由衷的敬意,同时也使自己看到了前方人生的些许光亮。于是,我决定将自己的遭遇向您做简赅汇报,希望能得到您的关注! 2017年10月份,本人跟随原就职公司轻信王涛“既扶了贫又赚了钱”的故事来到淅川在刚成立的淅川中科盛联环保公司就职。 王涛刚凭借国务院研究室下派挂职干部这一特殊身份,使得他在淅川政界乃至南阳政界的名声与日俱增。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王涛日益膨胀的欲望。 时至2018年7月份,随着王涛插手公司经营、决策管理等方面的程度愈来愈深(本人可提供系列证据),他一心想夺取公司实际控制权的阴谋被股东识破,股东“中科盛联(北京)环保公司”(本人原就职企业)与之闹翻“撂挑子”放弃管理权,王涛主持会议将淅川中科盛联的唯一业务板块的工程部承包给了我、以及他的亲戚杨攀还有杜君等三人(虽然为了避嫌表面上只让我一个人参与签协议,但我有其它佐证彼时杨攀参股的事实)。当时王涛给我等承包的工程部承诺了三、四个亿的工程项目(有证据)。2018年底王涛与杨攀闹翻使其离开。失去了杨攀这座桥梁,我与王涛的关系一落千丈。后来,王涛将原已答应给我的一部分工程又承包给了其他人。 2019年5月份,在王涛授意下本人注册了南阳中科盛联,同年7月、9月份南阳中科盛联先后完成了两个相对较小项目的形式主义招标程序,11月份前后,王涛让淅川有关部门对中标项目展开调查。本人意识到王涛开始上演贼喊捉贼——全淅川业界都知道工程是王涛给我的,所以无第二家企业会来参与投标,我不得不找人陪标,不然无法完成招标。而恰恰也是王涛电话威胁要查我招标问题。字数受限,请后接文字截图阅读!

    2021-07-22 浏览798 编号 718385 [政法委] 未受理